大明星 综艺正文

为什么“顶流”老郭新综艺这么古老又这么有趣?

2021/4/6 10:17:08   来源:互联网

  要说内娱真正的男星“顶流”,斯文投票郭德纲。

  最近德云女孩是越来越多了,感觉天上掉下一块石头,能砸中三个喜欢德云社的,一个喜欢岳云鹏,一个喜欢张云雷,一个喜欢秦霄贤,三个都喜欢郭麒麟。

  这几年德云社已经建立起了 “德云宇宙”,德云社的演员不仅在台上有相声表现,通过综艺、网络曝光,还有了自己的“人设”,创造了二次话题的传播。

  一下子,穿着大褂,曾经坐了好久冷板凳的相声演员们也成了“流量男星”。站姐、应援、接机、超话,“流量”该有的待遇,德云社的相声演员们一个不少。

  就连德云社的各种风云往事,也经常被剪成视频,在B站和某音上流传甚广。

  而这,都要多亏郭德纲。

  老郭最拿手的,就是把传统文化与现代话题结合,给出全新的表现形式。不仅捧人一把好手,自己也是永远的“顶流”。

  如果说“德云女孩”是相声复兴成青年文化的一大高潮,那么斯文大胆预测,评书会成为下一个年轻人的“风口爱好”。原因就是,老郭又开新节目了,这次是一档评书节目《老郭有新番》。

  啥是评书啊?用大白话说,就是讲故事,从场景到人物,从情节到画面,全凭一张嘴。

  这和相声还不一样,相声要幽默,评书却不一定好笑,但同样要求引人入胜,能把人带进故事里,听得如痴如醉。

  我国最有名的评书大师单田芳,在他最火的时候,评书一度成为了风尚。

  最多的时候,每天他那略带沙哑、极富个性的声音,通过106家电台、电视台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被称为“永不消逝的电波”。

  正是这样的声音,每天中午或者是傍晚时分,在很多大街小巷、出租车上都能同时听得到。

  《武林外传》里,白展堂也学过一段单田芳的评书,沙溢模仿得惟妙惟肖。足见在当年那个年代,听评书是人们的一大生活消遣。

  郭德纲爱评书,很多人也都知道。老郭说过,他七岁学评书,九岁学相声,自己评书讲得最好。四十年前,郭德纲跟着天津评书艺人高祥凯学习,打下了童子功基础。

  要说学评书的过程,也是辛苦非常。

  高祥凯在评书门里,用了《五行诗》给郭德纲开蒙,要用金木水火土这五行来作诗,其中还涉及到很多古人。这个作品非常难背,文哏的内容相当多,必须下一番苦功夫。

  另外,《五行诗》还需要很多的动作和表情来配合表演,不但要把单调的内容讲的吸引观众,还得把作品中的很多人物表情和动作都做出来。

  比如文官武将的撩袍端带。为了金锤上下翻这一段,高祥凯先生给了郭德纲两个啤酒瓶比划,每天都要琢磨和练习。

  吃得苦中苦,郭德纲的评书功底就这样打下了。不少人评价郭德纲,一身傲骨是真的,但是本事也是真的。

  这次的《老郭有新番》虽然是档综艺节目,但是评书的味,却是正得不行。这点,从舞台设置上就能看得出来。郭德纲离观众席特别近,观众们围成半圆,这个场景,就和街头市井的评书表演一样,充满了烟火气和亲切感。

  第一期节目,老郭甚至拿来了一捧糖葫芦,让观众边吃边听。从心理上,郭德纲和观众,一个讲故事,一个听故事,交流起来是“零距离”的。

  很多观众还喜欢听闲话环节,就是在正书开始前,有一段短暂的聊天,郭德纲从家事八卦到行业内幕,知无不讲,思维飞扬,叫人听得津津有味。

  第一期节目,老郭讲的是曲艺界的论资排辈趣事,怎么“论”,提到的都是相声界的名师大家,底下的“吃瓜群众”们听得糖葫芦都忘记接着吃了。

  老郭讲起郭麒麟和郭汾阳,管郭麒麟叫郭赘婿,不仅紧跟热点,而且还吐一手的吐槽。说郭麒麟最近很忙,忙什么呢?忙着喝酒…家里的藏酒都被喝得差不多了。

  又说起郭汾阳的育儿趣事,六岁想带着自己的小兄弟们一起去南极,看完南极的照片以后,大喊谁要去南极就抽谁大嘴巴子。

  他说郭汾阳换乳牙那会儿,晚上睡觉都是趴着睡,生怕睡着了牙掉进肚子里。

  这段话家常,看似偏题,实际上瞬间拉近了郭德纲和观众之间的距离。观众一步步走进他设置的节奏和情境当中,后面听起评书也就绝不会跑神儿了。

  进入正儿八经的评书部分,就到了显示真功夫的环节。郭德纲虚实结合,单靠一张嘴,节奏得宜、引人入胜。即使是三国这样耳熟能详的故事,到了郭德纲的嘴里,也是完全不枯燥,还会多出不少“新知”。

  也许是多年的相声功底,使得郭德纲的评书里藏了很多包袱,幽默的处理技巧,让评书听起来还有点德云味道。

  三国的开端黄巾起义,张角、张宝、张梁三兄弟,被郭德纲形容为一个逗的、一个捧的、一个腻缝儿的。这段比喻听起来像是胡说八道,实际上是想给后面兄弟三人起义失败和不靠谱埋下个小伏笔。

  郭德纲描绘刘备和张飞城门口初见面的场景,先学刘玄德叹气,再学张飞大喝,把观众吓一跳,继而解释“前面这人(刘备)也和你们一样吓一跳”,听个评书,听出了沉浸式的效果,这已经是大乐趣了。

  讲到刘备缓缓回头,张飞也回头,老郭描绘“要是电影里,两人都缓缓回头,一个升格镜头”。“升格镜头”,这绝对是年轻观众都能get到的形容。评书里最讲究的画面感,这一下子就有了。

  他说刘备和张飞的一见如故,就仿佛男女生搞对象,别人可能聊了很久都没对眼儿,但这个,一回头就相中了。

  讲起刘备的身份,他把这个落魄皇室宗亲的现状,总结成为“手工业者”,织席贩履这个词经由老郭这一番解释,也颇显生动了起来。

  再到关羽出场,大家都熟知他身高八尺面如重枣,即使这段,郭德纲也能讲出新鲜感。他说当时关羽真实身份,是个推小车卖粮食的,但大家常常编造他是个卖豆腐的。为什么这么编呢?可能是红脸白豆腐,撞色撞得好看…

  再没多久,讲到最著名的桃园三结义,郭德纲说三人在桃园里结拜,义结金兰,正说着呢,话锋一转,说三人拜的竟是关二爷???

  好么,要不是郭德纲讲我都没发现,早年的影视剧里,还有这么一出穿帮。

  其实刚看到《老郭有新番》的时候,斯文就觉得,这个节目很不一样。听着郭德纲娓娓讲三国,有种回到小学周五放假后在外婆家听广播的快乐。

  只是从前听广播,不过是童年里的背景音,对故事也大多一知半解。如今听老郭,却是丝丝入扣如坠其中,那种投入和沉浸,的确是久违的快乐。

  看看这几年的综艺市场,职场、恋爱、亲子题材层出不穷,逐渐折射出人们的现实焦虑。节目节奏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卷,恨不得三分钟来一个小冲突,十分钟打一个大痛点。

  不是不好,只是生活本来就充斥难关,我们打开综艺节目,总想获得一些轻松惬意和短暂的抽离。

  优酷这几年选择在文化领域深耕,其实是给了观众一片情感的自留地和精神的世外桃源。从2012年开始,优酷就开始了对泛文化类IP的探索。以当年开播的《晓说》为起点,优酷在文化类综艺市场的版图越做越大。

  期间,高晓松的《晓说》以先后四季高质量的节目成为高晓松本人及优酷最有价值的品牌之一;2016年,优酷联合窦文涛推出谈话类节目《圆桌派》,四季的节目豆瓣评分均分超过9.0,连年位居年度口碑网综排行榜前列。

  头部以外,优酷还在不断尝试新鲜的垂直类别。2013年张昕宇、梁红的户外探险节目《侣行》,2014年由著名电影人焦雄屏担纲主持的电影访谈节目《聚焦》,2016年联合知了青年推出的微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等等。

  每年跨年,在各大平台还在抢明星做唱跳晚会的时候,优酷另辟蹊径搞起了“文化跨年”——《时间的朋友》。每年的跨年演讲,请来的都是梁文道、罗振宇、马伯庸、史航、蒋方舟等等这类文化大咖,影响力不言而喻。


  这么多年,优酷在文化综艺赛道上用心不少,而且也给足了资源,为国产文化类综艺探寻新的发展方向。

  当所有人都在追逐现实的得到,优酷作为国内头部的视频平台,正在放慢脚步,试图重新找回“诗与远方”。有时候记得为什么出发的人,才能最终到达目的地。

  斯文相信,老郭这次牵手优酷打造的新节目,也一定能让评书的老树开出新花,真为观众带来三国之外的“新知新解”, 以及穿越古今的“共鸣话题” 。


责任编辑:shu070103

相关阅读

大明星 Copylift © 2017 ibigstar.cn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