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 综艺正文

“北漂”张超:明天?当如季风吹过,花开遍野。

2021/4/4 13:49:14   来源:互联网

上一次看到演员张超,他是困在一方棋盘中固执的(精)神,名曰褚嬴,棋痴,所到之处皆是爱与羁绊。

成为演员后,张超为很多角色赋予过不同的执念和爱,从《不是问题的问题》里清雅的秦妙斋,到《独家记忆》中苏甜俱佳的慕承和,再到《棋魂》里执念感天的褚嬴……这一次,他终于和心爱的吉他同框,一首《无爱》拉出了他好歌手的身份。

4月2日,由著名导演贾樟柯监制、《滚蛋吧!肿瘤君》编剧袁媛自编自导的电影《明天会好的》全国公映。作为一部关照北漂群体的女性题材电影,该片邀请了知名网络短视频达人PAPI酱出演女主角:“十八线”女编剧萧渝。张超饰演她意外捡来的“合租室友”季野—— 一个对着西晒的阳光眯起眼睛,就让女孩们对西晒阳光起了妒意的北漂音乐人。

西晒一般 美而“丧”青年

张超在影片里的初登场看起来有些“意外”,作为女主角萧渝记性不好的“受害者”,季野在半梦半醒中先是被人强行同床共枕,之后又在毫无准备之下被观众把睡相看了个精光,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在剧情里一连串耀眼的高光时刻。

之后在萧渝的回忆(闪回)里,季野作为租客出现,一头略显凌乱的短发、高挑的身材、不羁又妥帖的衣着,说话的语调比一般人慢、却动听,一开口就让人对他的“要求”无从拒绝。影片里他是萧渝为了省钱而临时寻到的短租客,却也成了这个北漂女孩生命里无法泯灭的一团火。在多数人看来,季野是风一样吹进萧渝的生活,又在冬日里的某一天风一般的消散,但正如他在多年后的一次访谈里提及:他生命中曾经遇到过“真实”。很显然,萧渝是让他梦想照进现实的真实,这真实成就了他的音乐梦想,也成就了两人一段令人唏嘘的爱情。

不得不说,张超饰演的季野是个迷人的男友,对于女孩来说有着无法拒绝的“杀伤力”。无论是坐在家中沙发上抚琴轻唱,还是站在live house舞台上燃情演出,他用好看的脸庞和令人心动的才华堆砌出的浪漫不仅让萧渝动了心,也让影院里的女孩们发出此起彼伏的笑声和惊呼声。和很多影视作品中的全能型忠犬男友不同,季野的魅力除了一手好弹唱功夫,无厘头的方式也让人措手不及:强行给萧渝的猫起了名字叫“解脱”,却在短短时间里和“解脱”混的比自己人都熟;厕所的皮搋子也逃不过他“绰号大法”的魔爪,“吸星大法”怎样俏皮的名字一说出口就让人忍俊不禁;自然,最让人心动的还是他拉着萧渝一起坐在钢琴前,用哆咪嗦教她一起合奏……诗人济慈在《希腊古瓮颂》中写道“听见的乐声虽好,但若听不见却更美;所以,吹吧,柔情的风笛”似乎正写意了“美而丧”青年季野的浪漫与爱。

在张超看来,季野正如他手中那把吉他,不同的人拨动琴弦便会奏起不同的共鸣音。这个四海为家的流浪歌手拥有属于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和萧渝一样的是他们都怀才不遇,不同的是,年轻的季野始终拥有一个无法安定的灵魂,北京、云南、内蒙……他觉得机会永远在路上,于是乐此不疲的上路,像应试考试一样干行活儿换来的金钱、能够带来灵感的爱情都不是他最想要的,他像许许多多在路上的文艺青年一样,心中的音乐梦想炽热也渺茫;他也像许许多多不甘于现实的年轻人一样,被不知归处的野心牵引着上路,回望时只能用纪念的方式对错失生命之重的自己无比懊恼。

游离在不弃与不弃之间

参演《明天会好的》,让张超回到07年参加《加油!好男儿》比赛时的情形里,比赛结束之后和朋友合租的日子里,彼此打气的样子像极了片中的萧渝和季野。不过,真正让张超心动的是终于能够在一部作品里弹琴、唱歌、这一弹就是吉他和钢琴“双重奏”,这一唱也找回了出道多年的“喉”感。

出现在影片后半段的一首《无爱》,正是张超参与作曲并演唱的电影主题曲。他本人对这首歌的解读是 “无爱”还是“吾爱”?似乎双关了剧中的两个北漂的情感和梦想走线:如果说萧渝一年又一年“挺”在做编剧的理想中不肯离去,那季野一次又一次出走异乡也源于音乐梦想的驱使。两个人的爱情与其说是意外惊喜,不堪说是在彼此最无助、绝望时刻惺惺相惜的鼓励,这样的鼓励让彼此变得更好,只是有人好的慢一些(季野),有人好的更慢一些(萧渝)。

毋庸说,张超在片中再一次印证了他确实有做演员的灵气儿。在所有人还没有从有点搞笑的悲情人物褚嬴身上做好情感抽离时,他又用季野展现了“文艺男青年”的轻慢和“不”接地气。唠家常一样的台词和恰到好处的表现力演一个悲催大龄文艺女青年生命中的过客,张超的演绎多一分嫌“抢戏”,少一分就成了真的工具人,现在看来,他的表演让很多观众坦言:希望导演能出一个季野人物番外,深挖一下北漂音乐人的辛酸苦辣爱恨情仇。

这些年,随着演员身份不断被认可,张超的很多角色中有天赋更不乏自己的努力。演褚嬴,他不想只是摆摆样子,而是认真去学了围棋,棋艺如何暂且不论,对围棋和中国文化的敬畏为他的表演增加了很多情绪张力;演秦妙斋,除了略显古典的纤弱外形和装模作样的秦家伪少爷十分契合之外,巧用身体语言展现台词之外的意蕴也让观众看得出他为角色不断打磨自己的用心。也正是《不成问题的问题》让他强大了自己的表演心,也寻到了属于自己的表演方式。

演季野,应该是游刃有余了吧?弹琴、唱歌、组乐队,这些他日常就心心念念的事儿自然是信手拈来,不羁和慵懒这些他身上自带的气质拿来用就是了。不过,这个导演都给足了空间的角色对于张超来说却一点都不简单,季野作为一部电影的角色,有着出其不意的“糙”和“真实”,这种真实感会带来共鸣上的刺痛和理解上的扭曲。

“你很难给季野一个定位,整个表演更像是一个人物经历的选择”。如何表现一个人物的选择?或许不给出明确的答案就是最好的表演方式。那么,中途出走,突然分手,多年后关于“真实”的诠释,都是张超所理解的季野的选择,而所有的选择不仅意味着承担,也意味着开始。不同的是,片中的季野一直游离在(对现实的)弃和(对梦想的)不放弃之间,而张超则游离在(对表演的)不弃和(对音乐梦的)不弃之间。

“没有对你失望”,是《明天会好的》中最打动张超的一句台词。或许他也曾站在被熊熊火光包围的烧木船前,望着离自己或近或远的火舌,遇见这些年不断和表演交手前的自己。

不知道他是不是听到那个做着音乐梦的小人儿,笑着对自己说“你虽然和我想的不太一样,但是,没有对你失望。”


责任编辑:甜甜

相关阅读

大明星 Copylift © 2017 ibigstar.cn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